原创论文:法律应明确离婚时对“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给予“适当帮助”的具体规定
时间:2014-03-05  来源:本站

点击浏览下一页

       《婚姻法》第42条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所谓的离婚困难帮助,是指夫妻离婚时,配偶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的义务。当事人一方生活困难的问题属于一个社会问题,应由社会保障、救济机制加以解决,而在社会保障机制并不健全的情况下,又必须寻求一个解决途径,以法律的形式让婚姻中的配偶负担起这项任务,其本义是经济方面的强者对弱者进行的一种帮助,以保护婚姻当事人中弱势一方的利益。这样既可以解决困难一方的实际需要,也有助于消除其在离婚问题上可能发生的经济顾虑,有利于实现离婚自由。


      据此,现行《婚姻法》第42条确立了经济帮助制度,该制度与离婚经济补偿和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共同组成了婚姻法的离婚救济体系。离婚经济帮助制度是一直作为我国婚姻法中传统的离婚救济方式而存在的,既是夫妻相互扶养义务在离婚后的延伸和表现,也是社会主义道德的要求,对于保障弱者的利益、弘扬人文关怀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根据离婚时对生活困难一方给予适当帮助的法律规定,男女双方虽因离婚而终止了夫妻间的扶养义务,但如果离婚时一方生活困难,他方仍有予以帮助的责任。男女双方结为合法夫妻,法律即推定双方之间建立了一种相互信赖相互扶助的特殊社会关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都为维系整个家庭作出了努力,这其中包括个人自我牺牲;当婚姻关系终结时,若一方生活困难,法律则要求另一方尽到扶助的责任,将道德上的义务上升至法律层面。毕竟我们无法排除一种可能性的存在:即一方的生活困难可能是为了家庭利益而放弃个人发展机会所造成的。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若双方书面约定财产归各自所有,离婚时,为家庭付出较多义务的一方可请求另一方给予补偿。但是这和本条的内容有很大区别。首先,补偿仅适用于分别财产制下;其次,只有当一方对婚姻承担了较多义务时,才有权提请。而本条适用条件则不同:第一,没有特定的财产制限制;第二,是否对婚姻家庭尽了较多义务,也不是提出请求的必要条件,只要在离婚时存在生活困难的情况,均可向对方请求经济帮助。


      当然,本条只是原则性规定,法院在判决时,还应考虑到以下几个问题:(一)生活困难的界定:一般认为若一方离婚后分得的财产不足以维持其合理的生活需要,或者不能通过从事适当的工作维持其生活需要等,均可认为是生活困难的体现;(二)给予帮助的方式,法院应考虑双方的收入和财产,双方就业能力、子女抚养,婚姻期间的生活水平等等因素,合理确定扶助的数额和方式;(三)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婚姻关系中的过错不应在考虑之列,意味着有过错的一方若存在生活困难的情形,也可要求无过错方给予适当经济帮助。


      为正确理解并适用该条,最高人民法院于2001年12月25日公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解释(一)》)第二十七条规定:婚姻法第四十二条所称“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一方离婚后没有住处的属于生活困难;离婚时,一方以个人财产中的住房对生活困难者进行帮助的形式,可以是房屋的居住权或者房屋的所有权。然而,离婚案件情况复杂多变,从实践案例来看,第二十七条由于用语较为笼统,仍然没有解决司法实践中诸多问题。结合多年的实践经验,笔者发表对于此条款操作层面的见解。


      首先,我们对该条文进行分析: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离婚困难帮助民事责任的构成须具备以下两个要件:


      1、对一方生活困难的界定


     根据解释(一)第二十七条之规定,所谓“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然而,在许多离婚案件中,夫或妻一方个人所有的财产及分得的财产很少,仅依靠此来源确实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但如果一方每月有固定的收入,则不能认定为婚姻法上所述的生活困难。婚姻法应将“生活困难”限定于“生活绝对困难”。而生活开支紧凑,但每月有固定收入,能够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准,不属于生活困难之列。显然,此处“生活困难”应当理解为没有收入或收入很低,且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


      另外还要考虑对于一方离婚时患有疾病的情形的处理:


    ①婚时患病,但有固定工作和收入,能承受将来医疗费用的,不能作为生活困难对待;


    ②有一定收入,但难以承受将来医疗费用的,以致于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的,应视为生活困难;


    ③患有疾病,又无固定收入,毫无疑问,应视为生活困难。


     2、相对方有负担能力,这也是关键的要件。


     离婚困难帮助要求相对方经济状况较好,具备给予困难方帮助的能力。离婚时,如果夫妻双方均生活困难,则谈不上谁帮助谁,离婚困难帮助便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所谓有负担能力,是指该方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其在满足自身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准之外,还具有给予困难方适当帮助的能力。


      分析新婚姻法第四十二条的法条文义,可知,经济帮助主要蕴含了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明确了“住房”为经济帮助的财产来源之一;二是对另一方的经济帮助,来源只能是一方的个人财产,而不能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扣除,从而明确了经济帮助与夫妻离异时财产分割照顾一方的区别;三是经济帮助应在离婚时提出;四是经济帮助的标准为“适当”。这一条文再结合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从很大程度上对于我们现在在实践中适用这一制度提供了法律框架,有助于促进这一制度在实施过程中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


  同时我们还要看到,新婚姻法中的这一规定过于原则,不利于执行。条文中的“生活困难”、“适当帮助”等都是一个极具弹性的标准,再加之后续立法和司法解释对之欠缺进一步的可操作性规定,造成审判实践中在处理该类型案件时难以把握尺度。


      因此,如何确定经济帮助的尺度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中第二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一方以个人财产中的住房对生活困难者进行帮助的方式,可以是房屋的居住权或者房屋的所有权。”在新婚姻法实施之前的审判实践中,采用金钱补偿是提供经济帮助最常用的方式,而现在新婚姻法把住房作为经济帮助的一种来源,使经济帮助的方式有了新的突破,这就产生了另一种形式的经济帮助即住房的所有权或使用权。对于离婚后没有住房的一方,可以享有有住房一方对住房的使用权或所有权来帮助解决其住房问题。具体可采用的方式各异,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结合当今社会实际,对生活困难没有住房的一方,较多采用居住权予以帮助,居住权可以是临时居住权,亦可以是长期居住权,视需要帮助一方的实际情况而定。而长期居住权一般来讲也应有期限,到接受帮助一方再婚或有房源时止。


     如果以金钱补偿提供经济帮助,这就牵涉到经济帮助数额的确定问题。新婚姻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经济帮助的“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对于数额的多少在新婚姻法及相关的司法解释中均无具体量化性规定。在司法实践中,笔者认为,应从如下几个方面确定经济帮助的数额:一方面视提供经济帮助方的个人财产及经济收入情况而定,如果帮助方收入较多,那么经济帮助的数额也可相应多一些;另一方面,要考虑接受帮助一方的谋生能力,如果请求方生活特别困难,谋生能力差,那么经济帮助相对可多一些,根据一般社会经验和常识如受帮助一方的劳动能力、受教育程度、健康状况和社会就业率等等,可以认定一方有再就业机会和能力,则只宜给予暂时性的帮助,以督促受帮助一方自力更生以实现其社会价值。而一旦接受经济帮助一方出现获得职业或再婚等情况,则应终止对其的经济帮助。在处理这个问题时,既要照顾一方的实际困难,又要杜绝滋生不劳而获的思想,一味依赖于另一方的帮助。

     作者:刘伟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广东省婚姻家庭咨询师协会 |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建业大厦B座6层 |  电话:0755-83713728 | QQ群:255917026 | 技术支持:深圳网站建设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