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文:破解“探视权” 执行难的法律瓶颈
时间:2014-03-05  来源:本站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我国于2001年4月28日修改后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8条规定:“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行使探望权利的方式、时间由当事人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权利;中止的事由消失后,应当恢复探望的权利。”


      设立探望权是为了让离异家庭的未成年子女得到更多的关爱和亲情,保护他们的身心健康。研读此条文,我们可以获知法律关于探望权规定的如下内容:


     1.探望权的主体;探望权人包括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生父母、养父母以及同意继续抚养且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
     2.探望权的行使;享有探望权的主体执行人民法院已生效的离婚判决或双方生效协议的实质性内容。包括见面(直接见面或短期的共同生活)、直接联系(电话、信息、书信等)以及其它形式的交往。

     3.探望权的中止;探望权是在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前提下行使的,直接抚养子女的一方认为行使探望权的一方在行使探望权时存在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情形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中止探望权的申请,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事实存在,可中止其探望权,待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情形消失后,可通知双方恢复探望权。


     探望权的中止不是对探望权的实体进行处分,而是暂时停止其行使探望的权利,所以称为“中止”而不是“终止”。


     4.探望权的恢复;中止的情形消失后,由人民法院通知双方,继续恢复执行生效的离婚判决的行为。


     5.探望的方式;对于探望的方式与时间,离婚双方可以约定,协商不成的,可由人民法院判决。


     6. 探望权的性质;探望权的立法基础在于父母与子女之间的血缘关系和长久生活的感情。“从法理上看,探望权是基于父母子女关系而享有的一种身份权,也是一种法定权利,除法定事由不得干涉和限制。”
      新《婚姻法》关于离婚父母对其子女探望权及抚养方相应的配合义务的规定为人民法院处理探望权纠纷案件提供了法律依据,这无疑是立法上的重大进步。


       然而,从我国目前的司法实践看,探望权纠纷最大的问题在于执行,也就是说“执行难”。尽管婚姻法第48条规定:对拒不执行有关探望子女等判决或裁定的,由人行民法院依法强制执行,有关个人和单位应负协助执行的责任。但是,由于探望权涉及人身,无法直接予以强制执行,而且,对子女探望权判决或裁定的强制执行不利于被探望子女的身心健康。设想一下,享有探望权的一方在执行法官、法警的陪同下探望子女,或因违反判决或裁定规定的方式、时间和地点探望子女而受到处罚,这些无疑都会给子女的身心健康造成一定伤害。另一方面,探视的具体时间、地点、方式在执行中产生分歧后,一方不愿配合,从而不让见,由于“不能对子女的人身、探望行为进行强制执行。”这样,在现实生活中,对于很多探视权申请执行案件法院是无法进行“强制执行” 实现申请人的探视权的。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探望权存在执行难的问题呢?


     1、法律设置上存在一定局限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有如下规定:
  第二十四条 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的离婚判决中未涉及探望权,当事人就探望权问题单独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第二十六条 未成年子女、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及其他对未成年子女负担抚养、教育义务的法定监护人,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中止探望权的请求。

  但是,该司法解释第三十二条却规定:婚姻法第四十八条关于对拒不执行有关探望子女等判决和裁定的,由人民法院依法强制执行的规定,是指对拒不履行协助另一方行使探望权的有关个人和单位采取拘留、罚款等强制措施,不能对子女的人身、探望行为进行强制执行。该解释在实际操作中相当困难,没有可操作性,因此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执行时间具有持久性。一般民事案件的执行,除定期支付抚养费离婚案件外,具有明确的履行期限,往往一次执行完毕后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即归于消灭。而探视权纠纷案件的执行期间则具有长效性,即未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探视子女的权利长期有效,这就决定了探视权纠纷案件执行具有长期性和反复性的特点。


      3、“探视权”案件的强制执行,只能采取间接强制的方法。如果强制将未成年人带到指定的地点与权利人会见,则必然侵犯了其人身权利,这不仅是违法的,而且也不利于矛盾的化解,更不利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4、以执行的法律文书,虽对探视的时间作出规定,但往往过于笼统,未能对具体的时间、地点、方式等进行量化和细化;被执行人和子女去向不明,查无下落,再加上被探视的子女因年龄尚小,认知能力较差,往往受直接监护人的影响,对申请执行人怀有敌视心理而拒绝申请人探视。 


     上述几种情况基本反映了探望权执行难的深层次原因。探望权是人类文明的体现,对子女心理健康和亲情的感受以及平衡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不仅是父母的权利,更是子女的权利。一方配偶阻碍原配偶对子女的探望,实是限制子女享有亲权的权利。解决探望权的强制执行问题,一方面要完善立法,加大普法力度;另一方面在司法实践中应不断摸索和积累经验,探索一些新的解决问题的途径。


      结合司法实践,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笔者总结出了几条经验供大家参考:


     (1)在制作探视权案件裁判文书时,应讲求法律文书的可操作性。人民法院在处理探视权案件时,要着眼于案件的执行,结合当事人双方的具体情况,对一方探视子女的时间、地点、方式等问题作出合理的处理意见,在表达上要详尽、具体,便于执行。

      各级法院可根据现实情况制定一些灵活的方式。如据《北京晨报》讯:“探望权人每月第一、第三周的星期六探望子女。”这样的语句将出现在北京房山法院日后的判决书中。近日,房山法院给处理探望权官司制定了规范。探望权官司一向好判难执行,主要是执行没有参照标准。依据房山法院所制定的规范,当事人探望子女的时间为每月第一周、第三周的星期六,探望地点一般确定在抚养子女一方的住处,探望的次数一般为每月1到2次。这样,双方对探望权的行使就有了明确的标准。一方行使探望权时,另一方应给予必要的协助。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了《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就探视权问题作出具体规定。《指导意见》规定,人民法院对探视权作出判决,要根据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和学习生活的原则,明确行使探视权的方式、时间、地点、次数、交接办法等;对拒不履行人民法院有关探视权的判决或调解,当事人申请强制执行的,人民法院可责令直接抚养子女的一方履行协助义务,并可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或者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裁定由要求探望的一方直接抚养子女一段时间,或者由要求探望的一方起诉请求变更抚养。在我们国家法律没有规定和没有作出司法解释的情况下,各级法院可借鉴广东省、北京房山法院的经验,在不违反国家法律和伦理的情况下,制定一些办法进行试行。    


      (2)建立联合执行机制。人民法院联合公安、工商、银行、出入境管理、房地产管理等部门。对拒不履行生效裁判确定的给付财产义务的被执行人,通过限制其工商登记、贷款、出入境、购房等办法,促使其自动履行生效裁判。深圳就已经把执行威慑机制上升为法定制度,深圳这部地方性法规其重要手段就是要建立执行工作社会联动机制,同时与金融、工商登记、房地产、交通、出入境管理等部门以及社会信用体系网络相连接,让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被执行人寸步难行。


     (3)规定探望权受阻可成为变更抚养关系的法定诉讼理由。行使监护权的一方拒绝对方探望子女,使子女得不到父母双方的关爱,不利于子女的身心健康成长,理应成为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法定理由。最高人民法院亦可出台新的司法解释,即:如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有三次拒绝另一方探视的行为,法院在受理当事人请求变更抚养权的起诉后,应当判决变更抚养权。当然,也不能因此而滥用探望权利,应同时设定一些限制性措施,如规定不得对未成年子女进行不利父母子女关系的教育,不宜将夫妻间“仇视”传染给未成年子女等。    

     (4)动员社会力量共同做好探视权案件的执行。如果父母双方矛盾激烈,难以相互配合,可以考虑在探视权受阻情况下由未成年子女就读的幼儿园或学校协助执行探望。可以将妇联、居委会、派出所、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所在单位以及青少年权益保护部门作为法院执行这类案件时的协助单位。由这些部门协助执行,让他们经常性做好孩子父母教育工作,避免给孩子幼小的心灵带来更大的创伤。    


     (5)探望权执行案件不宜仓促结案。与其他民事案件的执行不同,探望权执行案件具有行使时间长期性,行使次数反复性的特点。如一次执行完毕即告结案,将不利于对被执行人保持法律的威慑力,权利人的权利有可能再次遭受侵犯,由此而再次提起执行,以致出现一份判决书或调解书有权利人多次或反复申请执行的局面。因此,此类案件不宜仓促结案,应在一次执行完毕后待观察一段时间后再作出相应的处理。    

      执行和解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促进社会和谐进步的执行手段。和解执行,以疏导促和谐。找准当事人双方矛盾焦点,着重化解双方的怨气和误解,以说服教育为主,以强制执行为辅,增进双方当事人的理解沟通、弘扬诚信友爱、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作者:刘伟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广东省婚姻家庭咨询师协会 |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建业大厦B座6层 |  电话:0755-83713728 | QQ群:255917026 | 技术支持:深圳网站建设公司